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我们的旅途不寂寞
我们的旅途不寂寞
我们坐的是通往A省的豪华双层卧铺客车,这次我们并未随旅游团出行,贝贝认为跟旅游团去玩既费钱又不自由,还不如自己去玩来得开心。车厢里的乘客其实不多,上铺基本没几个人,我和贝贝就独独占了最後一排上铺的最後那张四位大座,在我们之下的下铺是放东西用的,也就是说我们的下铺没人坐。这种情况下,我俩偷偷做点小动作根本不用担心被人发现。

  我贼贼地盯著贝贝,搂住她继续右手揉捏著她的乳房,说:“你看看车厢里谁会注意我们,你怕什麽?”

  贝贝的脸更红了:“你这鬼心肠的人就知道想那回事。”

  贝贝本来就是美人儿,这含羞的模样真让人性欲高涨,下体倏地挺立起来。

  我本来就只穿著条紧身休闲裤,下体的变化立刻让贝贝发现了,她“扑哧”地笑了一声,眼睛往车厢内扫了扫,确定没人注意我们小两口在这後面搞什麽,突然起身在行李架上找起东西来。

  我正郁闷中,贝贝又躺了回来,手里已经多了条被单,迅速地盖在了我身上,满脸的笑意中咬著我的耳朵轻轻地说道:“帮你遮羞呢!”

  天啊,太刺激了,我还没有在大客车上搞过呢!

  正兽血沸腾中,我鼓胀的肉棒受到了熟悉的攻击。贝贝的小手正隔著裤子抚摸著我的肉棒,我连忙再次扫射车厢内的动静,车上的人除了坐在最前排的两个女孩子在细细声不知说些什麽外,其他的都静悄悄地不知在睡觉还是怎地。而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上下四对,个个都耸拉著头睡著觉呢。再加上车上放著音响,我们的动作不用怕让他们听到。

  贝贝的手已经将我裤子的皮带解开,然後拉开拉链,抓著内裤一起往下拉,拉了几下也没成功。我只好自已动手把裤子拉下去,将肉棒从内裤解脱出来。

  肉棒挺立在被单内中,贝贝的手在肉棒上套弄著,我全身也随之燥热。贝贝的嘴凑在我耳朵边说:“怎麽感觉更粗了?”说完咯咯咯地在轻笑。

  我不由自主自已握著肉棒感觉了一下,果然似乎比平时涨了不少。贝贝曾经帮我量过肉棒在挺起的时候的长度和周长,长为17CM,周长为12。8CM,算是比较大了。

  肉棒在贝贝玉手的刺激下越来越硬,我也忍不住将被单盖在贝贝身上,撩起她的连衣裙子在她柔软的大腿恻抚摸著。顺著大腿摸到大腿根的时候,发现她私处外的内裤已经潮湿,看著贝贝娇豔欲滴的脸,我激动地说:“娘子,我们搞一下吧!?”

  贝贝“呸”了一声:“还真在车上搞呀?你是不是发神经?”

  我死皮赖脸地说“来嘛!你不是也喜欢寻求刺激吗?比如说上个星期的那个吴明还不错吧?”

  肉棒感到一阵痛楚,贝贝狠狠地轻声说道:“你再说我就把你小弟弟灭了。”

  我连忙投降:“好好,我不说了,不说了。贝贝,可我弟弟憋得实在难受……”

  “哼,最多我用嘴帮你一下,你帮我放哨啊。”

  未等我反应,贝贝的脑袋已经钻进被单里了。肉棒很快被温暖包围,贝贝熟悉肉棒的需要,肉棒龟头处传来一阵阵消魂的刺激。我将枕头垫高,享受著贝贝的口交,手从贝贝连衣裙的领口伸了进去,拉开胸罩寻找到一边的葡萄粒揉捻著。

  终於,肉棒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厉害,贝贝也感受到了肉棒的跳动,嘴已经不再上下含动而换成了手急速地套弄,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动。

  这时候我脑中想起上个星期的事,那次我和贝贝跟另一对夫妻玩换妻的游戏,贝贝蹲著帮那个丈夫口交,而我正在床上干那个妻子,做著做著,不知是心灵交流还是什麽,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对方对视一眼,我的微笑和她眼中的笑意碰在一起後,心里莫名地有一股温暖。那感觉从脑袋中传到下体,肉棒控制不住而狂泻了出来,那高潮是久违的,让人醉生欲死。

  想著贝贝含著别的男人的肉棒看我的眼神,我在贝贝的嘴里达到了高潮,精液毫无忌惮地喷射了出来。贝贝继续抚摸著我的肉棒,舌头依旧在我的龟头处打转,这使我的高潮一波又波地连续了将近一分锺。感到贝贝用嘴帮我做最後清理工作後,贝贝把头钻了出来,一股精液的味道随著被单的打开直冲我的嗅觉。

  贝贝依在我身上,脸蛋红扑扑地:“射得真多,舒服不?”

  看到她的嘴角上残留著点白色的液体,我拭了拭,问:“全吞进去了?”

  “当然了,难道吐在被单上啊?”

  贝贝经常吞我的精液,她说这是对我爱的表现,所以我也不觉得奇怪,爱怜地搂著她说道:“你看看,我舒服了,还没帮你也舒服下呢。”

  贝贝整理著刚才被我掀起的胸罩,嘴翘了翘:“明早到了A省,你别赖死不活的就行了。”

  我微笑无语,贝贝又说话了:“我说你呀,那个李军把我干得这麽惨,你也不说说话,还在那里笑,没点良心。”

  我失声而笑:“呵呵,我也把他老婆干得很惨呐,这不帮你报仇了吗?再说,我也没看到你很惨的样子呢,叫得很高兴啊?”

  “哪里了,李军的东西太长了,弄得我痛你知道吗?”

  心里感到少少的不舒服,也难怪,自已女友说别的男人阳具厉害,是谁都会觉得不舒服的。我转移话题道:“到底要不要我帮你舒服?”

  贝贝色色地盯著我:“你说呢?”

  我二话不说,扒拉开贝贝的内裤,手指快速挖入她湿滑的肉缝内。

  “嗯……”抠弄阴道的搔痒和突如其来的袭击,让贝贝的阴户用力的收缩一下。

  “唔……不可以这样粗暴……”贝贝仓皇地抓住我的手。

  我淫笑著,用另一只手瓣开贝贝的说:“娘子,我会慢慢来的。”说著,手指又顺著润滑的溪沟慢慢往下挖入。

  “嘤……”贝贝深深地吸了口气,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跳著。

  温柔地挖弄了一阵後,我的手指猛然用力的抠弄阴道壁的黏膜来。

  “啊……”贝贝娇躯激烈的挣动,妩媚地压抑著自己的呻吟。

  强烈的快感使贝贝眼睛紧闭,呼吸越来越急促。

  “不要了……啊……”贝贝不停扭动著,肉缝被我挖的发出“啾啾”的水声,蜜汁泛滥到股沟上。

  我可不管贝贝的央求,又加入一根手指,突然完全送入滚烫黏滑的肉洞内,然後“啾汁!啾汁!”的抽送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哼嗯……”

  贝贝全身肌肤刹时紧缩起来,我两根手指塞满了她紧窄的小穴,粗暴地抠弄著。

  “娘子,爽吗?”我坏笑著问贝贝,手指愈弄愈快,蜜汁从穴缝溅出来。

  “不……哼……林伟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”

  可怜的贝贝上气不接下气的哀吟著,但又不敢出大声。一会儿後,我又放慢速度改用长抽重送的方式,阴道像痉挛似的缠绕著我的手指痉挛起来。

  “小穴吃的好紧呢!贝贝,好像很饥渴的样子哩。”

  贝贝没空应答,咬紧下唇忍耐著不出声,眼睛都睁不开了。看到这样,我的手指更加重重的送入她的阴户深处,指节根部撞击紧紧的穴口,不断发出“啪吱”

  “啪吱”的水响,新鲜的穴水,沿著股沟流到了座位上。

  “啊!好了!”贝贝突然低吼一声,屁股一扭,滚到了一边。我的手指立刻脱离了她的小穴。

  车上几个乘客被贝贝的叫声惊得回过头来张望,不知发生了什麽事。我面红耳赤地连忙解释,说自己帮女朋友按摩呢。他们暧昧地笑笑,都转过头去了。

  再看一旁的贝贝,她白皙的俏脸上布满了细汗,身子缩在被单里一抖一抖地偷笑哩。

  【完】